本文來源丨公關之家,作者丨404號房客

20世紀90年代,植入式廣告在我國興起。由于大眾天然對廣告存在抵觸心理,所以將品牌信息植入到娛樂影視節目中的做法肯定比硬廣更能讓人接受。因此,植入式廣告最大的特點就是隱蔽性,道具、場景、臺詞、角色、音效、劇情、題材、文化等,都可以成為其載體。這類傳播方式這么多年發展歷程中,到底誕生了哪些經典而成功的案例呢?現在就讓我們一起來盤點下。

植入廣告經典案例

一、《大力水手》動畫片 植入菠菜廣告

相信不少8090后最為熟悉的動畫片不是《火影忍者》、《海賊王》等日本動漫,而是《大力水手》。作為風靡全世界的經典動畫,你一定也曾幻想過像主角卜派一樣吃下一罐菠菜,就能瞬間獲得無可匹敵的力氣,去懲惡揚善打敗對手。

在這部動畫片中,菠菜是大力水手最為重要的道具,那么為什么要吃菠菜才能獲得神力呢?其實這個情節是有意為之,在當時的美國很多小孩嚴重缺鐵,而菠菜作為最好的補鐵蔬菜之一,所以被美國教育部大力宣傳,然后德克薩斯州的一家罐頭商BOBO贊助出版了《大力水手》,引發了全球食用菠菜的熱潮,幾乎把這種本來及其普通的蔬菜推至脫銷。

絕佳的動畫設定+全球流行效應,讓菠菜這種食物從“平民”躍升至“網紅”級別,這就是植入廣告的力量。


、《瘋狂的石頭》植入班尼路廣告

“牌子,班尼路!”這是當年《瘋狂的石頭》中笨賊黃渤一句經典臺詞,伴隨著這句圈粉無數的調侃,班尼路的名氣開始響徹大江南北,甚至有網友直言這句臺詞為班尼路省了幾億的廣告費。可惜后來班尼路經營不佳,逐漸在年輕人市場中沒落,但當時這則植入廣告確實給班尼路帶來了很大的收益。


3、《阿甘正傳》中植入耐克鞋廣告

植入式廣告的最高境界就是將品牌的價值觀和文化植入進去,毫無疑問,耐克在《阿甘正傳》中做到了。

“跑,福雷斯,快跑!”作為一個天生腦癱智商只有75的少年,卻執著于奔跑,并通過不斷的奔跑,去面對自己的命運,不斷在馬拉松上越做越好,最終穿著耐克鞋跑遍了全美國。

作為電影中的主角,阿甘堅持的理念與耐克想要表達的主題如出一轍,阿甘在片中一直奔跑,讓每個人都難以忘懷,只要一提起阿甘的跑步鞋,就馬上反應過來那是一雙耐克鞋,以至于本片讓人產生錯覺——這真的不是耐克的廣告片嗎?

耐克通過《阿甘正傳》達到了價值滲透,將其價值理念與文化作品達成深度綁定,并有效地傳達給了全球數億熱愛此部影片的觀眾,并將產品和主題核心完成了深度融合。


4、《上帝也瘋狂》植入可口可樂廣告

相信看過《上帝也瘋狂》這部電影的,都會對片中那個可口可樂的瓶子記憶猶新。電影中以南非土著人與現代文明人之間的故事為開端,展現了一個幽默詼諧并具備反思諷刺意味的喜劇。其經典場景是,一個可口可樂的瓶子從飛機上飛落到土著人部落中,形成了一場土著人和摩登文明的強烈對比,而可口可樂也得以成為現代流行的象征。

又是一則經典電影在全球流行效應下,把植入式廣告的效用直接拉滿的案例,可口可樂貢獻了一個“名場面”,并賦予了自己一個“現代流行”的標簽,不可謂不高明。


5、《蒂凡尼早餐》植入蒂芙尼珠寶廣告

電影史上植入廣告的巔峰,當屬《蒂芙尼早餐》中的蒂芙尼珠寶,神級操作,并且難以形容的美妙。

在熹微的晨光中,奧黛麗赫本一襲優雅的黑色裙裝從黃色出租車走下,并漫步到曼哈頓大道的櫥窗,賞心悅目的觀看著蒂凡尼的首飾,而背景音樂則是風靡世界數十年的電影插曲“月亮河”。這個經典場面至今仍被蒂凡尼當做自己的經典廣告,在全世界的循環播放著。


6、《港囧》植入大象避孕套廣告

作為國產的經典喜劇,你應該還記得這個場面,發避孕套的美女對主角徐崢開始推銷“先生您好,這是大象安全套,很忙的時候都可以這樣……哈,單手打開。好爽的。”看徐崢還在猶豫,美女甩出金句“只要你手握大象,就可以興風作浪”。

作為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品牌,從此便一鳴驚人,成功打入大眾心智中,合適的場景下,完美融入到劇情中,并提供了足夠的笑料,足以讓大眾難以忘懷,所以雖然大象安全套只是徐崢導演電影《港囧》中14個植入廣告商其中之一,但卻收獲了最多的聲量和轉化。


7、《愛情呼叫轉移》植入中國移動廣告

作為當年最具市場號召力的賀歲片,《愛情呼叫轉移》中幾乎全程都有中國移動的植入廣告,而且涉及了彩鈴、彩信、型號覆蓋、GPS定位等多個業務,看完不禁讓人懷疑,這個是為中國移動量身定做的廣告電影嗎?

雖然影片質量存在爭議,但電影通過巧妙的情節設置,能把移動的產品介紹地一絲不落,還能自然流暢,實屬難得,觀眾看得開心的同時,移動業務也成功打響。


8、《穿普拉達的女王》植入Prada廣告

作為時尚行業最不能錯過的一部經典影片,《穿普拉達的女王》的廣告植入可謂是精準投放。里面有大量場合各種時尚人士穿著光鮮亮麗的奢侈品爭奇斗艷,而最終女主角梅麗爾·斯特里普穿上Prada黑色大V翻領禮服鶴立雞群艷壓群芳時,Prada證明了自己才是奢侈品中的女皇。

PRADA不僅實現了品牌曝光,并在電影情節的“對比”中獲得了完勝,而片名的設置也讓PRADA收獲盛名,在時尚界一如既往地保持著崇高地位。


當然,也不是所有植入廣告都能成功,生硬、與劇情關聯度低、重復投放等形式大多都會導致失敗,招致消費者的反感和抵觸。但總的來說,植入廣告有著雙刃劍的屬性,如果使用得當,在合適的場景下形成足夠的張力,觀眾不僅沒有怨聲,還會為你起身鼓掌。